移动版

主页 > 拉菲娱乐 >

身负9项非遗曲艺传承重任 这个剧团做了件了不起

微信图片_20170511220134.jpg

  浙江在线5月12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 胡昊)金一戈有点弄不清自己到底有多少位师父。身为杭州滑稽艺术剧院演艺有限公司(简称"杭滑")的优秀年轻演员,在2014年12月,金一戈参加了拜师仪式。

  在当时,虽然是9位青年演员对9位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曲艺的代表性传承人,但用董事长董其峰的话说,如果是一对一,那只能是传承一个青年演员,但如果一对九,那每一个曲艺门类就有9个青年演员会演,其中挑一个学得精的,形成"一专多能"的传承结构。

  董其峰说,这也是向北方曲艺学习的一个结果。

  拜师要做"一专多能"

  多数拜师的演员都在

  杭滑有一个在全国范围内绝无仅有的纪录——一个院团,承担了9大非遗项目的传承重任——独角戏、小热昏、杭州评话、杭州评词、杭州摊簧、武林调等6项国家级非遗,滑稽戏、杭剧等2项省级非遗和杭州话这一项市级非遗。

  "说到不是一对一拜师,其实我们那个时候也是非常纠结。"董其峰说,演员需要博采众长,一个演员传承一个项目,那得是到精通的级别,同时,别的项目也得会,"我们传承得是复合型的,不像民间,一对一传承就够了。"

  这一点,颇有点北方曲艺的味道。比如现在全国都大红大紫的相声演员郭德纲,先拜评书前辈高庆海学习评书,后跟随相声名家常宝丰学相声,又师从相声大师侯耀文,还拜过评书前辈金文声为师学习评书,各类戏曲曲艺都有涉猎。"现在他的相声这么多人听,这叫一专,但他评书也能说,京剧能唱,大鼓书、梆子、坠子都会,这就叫多能。"

微信图片_20170511220141.jpg

  拜师仪式上,杭州评话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李自新也深受感动,他甚至提出,只要有人愿意学,在他家里,包吃包住都行。

  董其峰说,当时的9名青年演员,除了一人已经不在杭滑外,其他人都基本上接起了师傅们的接力棒,并在专业上有了相当造诣。

  "金一戈精的是小热昏,现在可以说是痴迷得不要不要的。"董其峰笑着说。表演小热昏,手上要敲起一面小锣,刚学小热昏的时候,金一戈不得要领,就把小锣带回家去练。

  这刚上手的乐器也没有一下子能精通的,叫好声还没有来,邻居的投诉先过来了,邻居投诉他扰民,"都被投诉扰民了,你说他那时水平怎么样。"可金一戈并没有气馁,在单位也练,在家里也练,练得周围人都习惯了那个调调。

  有一次金一戈到外地去演出,家里还几天没响起那面小锣的声音。等他一回家,邻居又来敲门了,一开口就说,你出去演出了吧,没有你的那个声音,还真是有点不习惯呢。"金一戈的锣声成了那第二只没有落地的靴子。"

  传承不能只是挂一块牌子了事

  我们要让更多人来了解曲艺

  院团制改革后,现在杭滑已经是企业的身份了,全部演职人员的三分之一的工资是财政拨款,其他三分之二,就要院团通过找市场来赚回来。不过,董其峰说,对于这些传承的青年演员,杭滑竭尽所能帮助他们出作品。

  "年终考核,他们只要有新作品出来,服装、道具、音效什么的,都是杭滑出钱,你只要做好传承,出好节目就可以了。如果节目通过年度考核,还会有一笔几千元的奖励。"董其峰说,每年在这些上面的开销,就有十几万元不等。

  "九块传承的牌子挂在杭滑这里,不是说挂上了就结束了。我们走的向来是申报和传承同步的道路。"董其峰说,不会把申报材料写得很好看,后来就没有了声响,关键就看你挂上牌子后怎么做,"真是压力山大,任重而道远。"

timg.jpg

  杭滑启动了深入挖掘整理工作,先后整理了各类杭州评话书目25部、杭剧唱腔100余段、各类音像资料100余部、各类脚本300余部,收集照片、图片1000余张。剧院设立了专门的非遗办公室,积极引进戏曲、曲艺类研究型人才,积极探访老艺人,保存、记录其生平见闻轶事和表演材料。同时,他们还与杭州师范大学合作开展课题研究,与浙江省文化厅非遗办联合出版了"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丛书"《杭州小热昏》《杭州评话》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