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最好不要打肿脸充胖子,务实一些比较好。”云君说道。

  “我警告你,在未来的皇帝面前,你最好不要再这样口无遮拦,否则,到时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李瑾瑜故作凶狠地警告云君。

  云君却是抢过李瑾瑜的剑,用剑鞘打了他的瘸腿一下。李瑾瑜‘嘶’的一声,表情十分的痛苦。

  “你也不要惹我,毕竟我若是不想让你当什么皇帝,你怎么也会多一道阻力的。”云君也威胁他。

  李瑾瑜不觉得云君有这样的实力,所以他并没有把云君所说的话都放在心上。

  云君笑笑,说道:“你可能还不知道,我不是云鼎山的孩子,我的父亲,是安南国的摄政王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李瑾瑜张大了嘴巴,有些吃惊。

  “所以,如果我能够说服他,他同意出手的话,你原本可能性不大的登帝,就会变得更加的艰难。”云君认真地说道。

  看着云君的表情,李瑾瑜不由得好好思考了一下云君说的事情,然后邪魅一笑,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不知道安南国未来的皇太女,愿不愿意将小的收入后宫呢?”

  说着,李瑾瑜朝着云君所在的地方靠了靠,虽然腿瘸了些,可还是在努力地勾引着云君。

  云君怒极,又拿李瑾瑜的剑打了他的腿一下。李瑾瑜急忙跳开,又恢复了正经模样,说道:“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,师兄相信,小师妹是不会这么狠心的。”

  “可是你现在,实在不是出手的好时机。而我所说的要杀了李明阳这事,也不过是说出来心里好受些罢了。仇,还是自己去报才爽快的。”云君说道。

  李瑾瑜叹了口气,又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:“可惜,可惜。”他边说边摇头。

  云君有些好奇:“你在可惜些什么?”

  “我又失去了一次在美人面前献殷勤的机会。”李瑾瑜失落地低下了头。

  “你找打是不是?”虽然自己的武功不及李瑾瑜,可是云君还是愿意一试的,毕竟现在的李瑾瑜,丧失了许多的战斗力的。

  李瑾瑜跳着往前躲避云君,然后一不小心,就撞到了一个一直都在偷看他们的人。

  只听那人闷哼一声,李瑾瑜急忙跳到云君身前,张开了双臂保护着她。

  “你是谁?”李瑾瑜警惕地看着周围,确定这人到底有么有什么同伙,帮手之类的。

  那个人重重地咳了好几声,然后才用自己苍老的声音说道:“瑾瑜,是朕。”

  李瑾瑜定睛一看,这不是那个皇帝吗?

  “你,怎么会在这里?”云君问道。

  她知道这个皇帝应该是活不了多久了,所以也不怕他,扒开了李瑾瑜阻挡着她的手,走到了皇帝面前。

  “此事,说来话长。”皇帝叹了口气,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。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他现在也没有了之前对李瑾瑜的这种防备了。

  最重要的,就是李瑾瑜,是他快一个月来,见到的第一个外面的人。他知道自己之前对李瑾瑜也做了许多不好的事情,但现在李瑾瑜却成了他出去的唯一希望。

  所以,再怎么样,他也得和颜悦色地对待人家。

  “瑾瑜,以前有许多我做的不对的地方,你看我都活不了几天了,就不要和叔叔计较了好不好?”皇帝这话中还有些许的哀求。

  李瑾瑜哼了一声,转过身去不看这个皇帝。

  “您怎么会在这里?”云君问道。她的眼里没有一点的担心,而是满心的好奇。

  皇帝绝望地说:“他们把我扔到了这个地方,让我自生自灭。”

  “那这里有出去的路吗?”

  “也许有,不过我还没有找到。”皇帝没有说假话,他看着云君的眼神十分的真诚。

  李瑾瑜心里有些不耐烦:“有什么话赶紧说,说了我给你一个痛快。”

  皇帝朝着李瑾瑜笑笑:“这个皇位,我也不要了,你和他们自己去争吧。我现在只有一个要求,就是不要让大魏的江山落入他人的手里。”

  “皇位本来就是我的。”李瑾瑜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  “都行,只要你能保住这大魏的江山就好。”皇帝也没有了别的要求,只想着自己的东西,不要让别人拿了去。

  “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李瑾瑜已经将剑放在了皇帝的脖子上,就等他说了没有,便将那个头颅直接砍下来。

  云君急忙将李瑾瑜拉开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“杀了他。”李瑾瑜十分坚持,不过是解释了一句,就将云君击晕了。毕竟,他不想让云君看到这个血腥的场面。

  “你在做什么?”皇帝不解。

  李瑾瑜却是直接就坐在了皇帝面前,一副想要闲聊的样子。

  “你还是老实交代比较好。”

  皇帝一脸的茫然:“你说的是什么?”

  “别装了,我是不想在她面前揭穿你。”李瑾瑜有些不屑地看着皇帝。

  皇帝犹豫了一会儿,然后才小声地说道:“他们有人在看着。”

  然后,他又呸了一下,大声地吼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

  李瑾瑜愣了一下,然后十分警惕地看了看周围。他没有说话,仔细地辨认着周围到底有多少人,终于,意识到了自己是在一种怎么样的危急情况之中。

  “所以,你是有备无患的?”李瑾瑜冷笑。

  皇帝乐呵呵地说:“你以为我没有想过寻死吗,可是他们并没有让我死成功。所以,他们也不可能让你杀了我的。”

  “那我不杀就是了,打扰了,叔叔,瑾瑜要带着这个云大小姐出去了。”李瑾瑜站起来作了个揖,扛起了云君就一瘸一拐地走了。

  云君轻哼了一声,李瑾瑜心里一惊,忙放慢了脚步,还尽量地保持平稳,怕云君不舒服。

  可是,李瑾瑜不敢下重手,云君很快就醒了。

  “这是怎么了?”云君疑惑道。

  李瑾瑜小声说:“你什么都不要问,我先带着你走,等我们出去了再说。”

  “可你又不知道出去的路。”

  “一路走来,并没有碰到岔道,所以我相信,只要一直走过去,我们就可以出去了。”李瑾瑜的眼中无比的坚定。

  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云君十分敏感。

  “既然你这么问,我还是告诉你吧。我记得母亲她提起过,在皇宫下面,有一个地宫,只要沿着一条路走,就可以出去了。”李瑾瑜说道。

  李瑾瑜既然这么自信,云君也就相信了他。

  “你放我下来,我自己走。”云君知道李瑾瑜的伤压根就没有好好医治过,现在还要扛着她走,她心里怎么都过意不去。

  “你当心我了?既然这样,不如直接一身相许吧。”李瑾瑜还有心情开玩笑。

  云君生气,用力捶了他一下,然后便挣扎着,要自己跳下来。

  李瑾瑜却是伸手打了云君的屁股一下,说道:“别闹。”

  然后他才低声叮嘱:“我感受到有许多人都在跟着我们,监视着我们,所以你不要再闹了。”

  云君哼了一声,不愿意再搭理李瑾瑜。

  李瑾瑜继续走着,很快,他就看到了亮光,终于出了那个破地方。可见,他的坚持是对的。

  “日后若是有机会,我们再来这里探索。”李瑾瑜对云君说。

  可是云君,却是想起了前世的一件事。

  ……

  宴会厅里的人,早就已经散了。除了云大夫人和云君失踪之外,其他人都安然无恙。

  云鼎山已经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不知道该怎么去讨皇上的欢心了。

  之前就有一个云韵,以各种原因躲过了表现自己,好在最终都已经定下了,她没有逃过这和亲。然后就是云大夫人和云君失踪了,虽然他让云大夫人将云君解决了,可是也没有让他们同归于尽呀。

  “你走吧,日后也别来上朝了。”皇帝抬头看了一眼在他面前跪了一晚上的云鼎山,终于开口说道。

  云鼎山就像是被雷击中了一样,一下子面如死灰。皇帝的意思,是让他日后不用继续为官了,他怎么能够接受,怎么能够甘心?

  皇帝自然知道云鼎山的想法,可是却一直在等着,直到云鼎山终于要走了,才开口说道:“若是连自己家里的事情都处理不好,又怎么能够处理好国家大事呢?等你把家事管好了,再官复原职。”

  “谢主隆恩。”云鼎山心里的低气压一扫而空,欢欢喜喜地谢恩,然后离开了皇宫。

  没有想到,皇帝都没有怪罪他,还给了他改过自新的机会,这一回一定要好好把握,怎么也得混一个丞相来当一下。

  云鼎山暗自下决心,云君也没有回来给他添乱,云大夫人也不会在他面前烦人,一切都变得十分美好了。

  可是,他才刚刚回到云府,就看到了送云君回来的马车。

  “父亲,您怎么才回来?”云君十分大方地给云鼎山打着招呼。

  云鼎山的脸立刻就绿了,他揉了揉自己跪得酸痛的双腿,然后命令道:“君儿,来给父亲揉揉腿。”

  云君朝她笑笑,然后什么都没说,而是目光转向了马车里还没有下来的那个人身上。

  “云大人,虽说云大小姐不是你的女儿,可你也不能这么对她说话吧。”现在说话的那个人,却是月华郡主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凤谋天下:毒妃当道,凤谋天下:毒妃当道最新章节,凤谋天下:毒妃当道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